铁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没有天时地利人和金曲可能就是遗珠黄国伦谈华语音乐过往【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1:01:48 阅读: 来源:铁矿厂家

站在华语乐坛凋敝的当下去回望上世纪90年代初华语音乐的辉煌,你肯定认为黄国伦是个幸运儿。

因为,哪怕他现在的身份是“综艺咖”,但他也还是华语乐坛当之无愧的“金牌制作人”:在王菲《我愿意》、张信哲《不要对他说》等金曲背后,都有黄国伦的名字。

但其实,黄国伦说自己对于音乐有着太多遗憾,在江苏卫视原创音乐节目《金曲捞》的舞台,他把自己封为“金曲捞王”,意思是自己有很多首没有被人赏识的好歌。在采访中,他说自己可不想当什么“唤醒师”,“我只希望我的歌能被唤醒。”

金曲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齐秦的《袖手旁观》20年后才被真正唤醒

作为《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之后江苏卫视又一档原创音乐节目,《金曲捞》再次拓宽了音乐节目的范畴——它不再主打人与人之间的PK,而是将关注力放在华语乐坛历史中那些曾经因为各种原因未能走红的好歌身上,期待捞出金曲,发掘遗珠。

打捞遗珠,势必需要一些极懂华语音乐历史的嘉宾,在节目里已经被誉为“华语音乐百科全书”的黄国伦,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从1991年跨入流行乐坛,到1994年因为《我愿意》成名,黄国伦经历了华语乐坛最鼎盛的时代,也见证了它的挣扎和式微。在他看来,恰恰是最鼎盛的时期,被听众遗漏掉的金曲才最多,而为何好歌会变成蒙尘遗珠?他说有三个可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遇人不淑。

这种例子,在黄国伦的字典里随便翻翻就是一个。生不逢时,就是指这首歌生错了时代,它可能特别超前以致于当时的人们不能欣赏。黄国伦举了自己写给齐秦的《袖手旁观》——这首歌是1995年齐秦专辑的第三波主打,但最终也没有走红,还是20年后,被李健、张宇、萧敬腾、林志炫在多个音乐节目中唱红。

怀才不遇,黄国伦举了自己写给赵薇的《玩具》,他说这首歌相当好,也定了当主打,但不幸的是赵薇去台湾发片时刚过九二一大地震,全台死伤无数,“《玩耍》也不适合做主打了。”

至于遇人不淑,他说就是唱片公司高层不懂这一首歌的好,导致它被埋没。他透露说当年《我愿意》差点变“遗珠”,“唱片公司觉得不会流行就主打《执迷不悔》,但《执迷不悔》效果不是很好,才勉为其难第二波主打《我愿意》,结果才红。”甚至连他写的辛晓琪的《味道》最初也不是主打歌而只是配菜,“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主打,才最终走红。”

所以,一首歌到底能不能够走红,黄国伦说真的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他说自己写了很多好歌,但有的没有变成主打,有的是公司没有钱去推广,有的是因为仅仅是电影主题曲,“金曲和遗珠背后都有太多故事,这也是一首歌的命运。”

左手综艺右手音乐 这是我的两个面相,它们不冲突

从1991年踏入流行乐坛,直到1994年走红并拥有金牌制作人地位,黄国伦说,自己用4年的时间学会了“谦卑”,也学会了如何用爱去创作。

给华语乐坛留下很多经典,黄国伦却在2007年一脚踏入综艺的世界,从《康熙来了》开始他横扫台湾各大综艺,此后更踏足内地上遍内地的综艺节目。在《金曲捞》里,他是那个搞笑程度绝不亚于薛之谦的人——所以,昔日的金牌制作人,是不会再写歌了对吗?

对此黄国伦说,其实自己是“左手综艺右手音乐”,“这是我的两个面相,我都不会放弃。”

做综艺的黄国伦和做音乐的黄国伦是不一样的。他说,写歌需要沉淀也需要一些深刻的人生经历,“他需要关在房间创作,因此大部分孤僻,世界自我。”但综艺人的世界是开放的、搞笑的、与人打成一片的,“所以我一方面封闭内敛,另一方面外向又疯狂。”

而这种两面性在黄国伦看来毫不冲突,“音乐人要求的是能够流传的作品,综艺人追求的是即时的娱乐,这两种人都是世界所需要的。”

至于做综艺这件事,他说其实让更多人了解了黄国伦和黄国伦的音乐,“它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媒介,足以拉近距离,否则我和我的作品很可能仍被束之高阁,我还在我封闭的世界里创作着。”

参加过很多综艺节目的他反对记者称其为“老司机”,“我永远都觉得自己像新手上路,因为面对任何一个节目,我都怀抱着探索和新奇的感受,每个节目的面相都不同,我能够贡献的角度也会不同。”

神曲虽多,好旋律才能广为流传

《金曲捞》能重塑时代音乐审美

身兼音乐人和综艺人,黄国伦其实对于华语音乐的未来没有想象中绝望。他说,从上世纪80年代华语音乐的兴起,到上世纪90年代华语音乐的百花齐放,再到2000年后周杰伦王力宏开启的中式R&B风潮,“我们的音乐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音乐是会一直向下滚动的。”

这个时代,在黄国伦看来最重要的是需要有能写歌的人,“要有新的创作,要有前瞻性的思想,要有不断更新的作品,音乐的活水才会继续滚动 。”而当这些“能够写歌的人”还未出现时,《金曲捞》的出场就别具意义。

黄国伦说,2000年之后,节奏型的音乐开始取代了旋律型音乐,“但真正能够源远流长的还是旋律,贝多芬、莫扎特、舒伯特留下来的就是旋律。”而当下这个年代,好的旋律太少,比较多的是神曲、节奏、搞笑的、比较哗众取宠的所谓音乐,“很多音乐会红,但它不一定好听。”因此他说,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还是Good Melody(好旋律),“我期待大家多写一些Good Melody,不需要任何节奏包装,光是清唱就觉得好听,那它才能够流芳百世。”

对于黄国伦而言,《金曲捞》是有时代意义的和时代刻痕的——就是不要让任何一首真的好歌被遗漏,要把所有的遗珠捞回来。

他说,自己期待《金曲捞》会去捞一些有跨时代意义的好歌,“《金曲捞》应该负起一个责任,那就是一首歌虽然被埋没,但仍然具有那个时代的价值,仍然有流传的感动,那我们就把它打捞出来。”

虽然他坦言节目可能需要冒险,“因为我们会提供给大家完全陌生的歌曲,没有人熟悉它。”但这种冒险对创作人来说是一个福音,“它是很尊重创作人的节目,能让真正很棒的音乐重见天日,重塑这个时代的音乐审美,让音乐有一种不只是唱口水歌的好听,而是真正焕发能够影响大众审美的美感。”

他也表示,做《金曲捞》,要有过人的审美观、听觉、有时候也需要胆识——选大家都没选过但可以流传下来的歌,还有那些能让人发出“哇,这一首怎么会没红呢?太可惜了,应该要红的”的惊叹的作品,而不要捞那些让大家评论“怪不得当年没红”的作品,“那这样,我就觉得这节目成功了。”

战神宝贝下载

创世对决破解版无限钻石版

狐仙ol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