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万圣节失踪的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5:43 阅读: 来源:铁矿厂家

又到了万圣节这个时候,在国外流传着许许多多关于它的诡异故事,或许你不知道,在这一天,单单就是这西方鬼节,一部分调查表明,很多人就是在这天失踪的。那么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就是跟这有一些关联。

阴森诡异,在这个节日期间,一个国外的小镇之上,每家每户都围绕着恐怖元素细心装扮着,不给糖果就捣蛋,这句话再熟悉不过了,也是万圣节独有的节日活动,就是万圣节那天夜里,孩子装扮成各种妖魔鬼怪一起去镇上的家庭索要糖果。

然而在这镇子边缘有一座孤宅,废弃了多年,以至于没人记得房子曾经的主人是谁,但是就在这一天夜里,那座房间竟然亮了起来,这座大房子不知被何人打扫而且也布置成万圣节的装扮,南瓜灯这个再平常不过的东西竟然成了这栋房子的主题,南瓜灯,贴纸,还有门口摆放的家人,无一不是南瓜……

屋子里面虽然有了灯光,但是也不知怎地十分的昏暗,气氛仍是压抑的很,倒是有些这鬼节的气氛。

长长的木质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影,破败的沙发上有一处弹簧崩开露出里面的棉花。

老式的留声机在那里旋转着,播放着一段极为诡异的音乐,类似恐怖游戏之中的背景音乐,给这间屋子增添了神秘的气氛。

然而沙发上的那个人呢,在那里静静的坐着,桌子上是刚刚研磨好的咖啡,那么有人会问信你为何不介绍那人的模样,其实这个人倒是有点意思,头戴一个南瓜头,昏暗的光线下难以看清他的眼睛,你是看不清他的皮肤,那么衣服呢?那根本不是什么衣服而是几张麻布片拼制成的,腰间和领口被几根麻绳系着,总之身上难觅一处肌肤,就跟美国乡村田间的稻草人如出一辙。

屋里十分的冷,那南瓜人走到壁炉前添了把柴,在这个过程中,南瓜人的手无意间被壁炉里的火焰引燃了,那是一只白线手套,火烧穿了手套,南瓜人惊恐的拍打着那只手,然而……手套的破洞里却是冒着烟的稻草……

在这个镇子上的另一家人,胡夫与肯这对相差4岁的兄弟,由于胡夫年岁较大,时长欺负这个不起眼的弟弟,更不屑的称呼他为“鼻涕虫”顾名思义,肯经常被胡夫弄哭。

今天是万圣节,胡夫装扮成一个十分逼真的僵尸,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只要是一些刺激的事儿,就会不留余力。

肯的着装则是之前哥哥小时候用过的恶魔红犄角,小尾巴,还有一只黑色钢叉。

在兄弟出门之前母亲叮嘱道:“胡夫,看好你的弟弟别走丢了,你若是欺负他回来我就收拾你……”

“知道了,妈妈,你总是没完没了的,他是我的弟弟,我还能把他怎样?”

肯有些不情愿的问:“妈妈,你难道不陪我去么?”

“孩子,今年你都七岁了,你应该学会跟你的小伙伴们一起分享快乐!”殊不知因为肯有一个坏哥哥,所有的小伙伴们都离他而去。

还未出门,胡夫的朋友们已经在门口等待了,看得出来,每个人都为今天的装扮下了不少功夫。

在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胡夫的朋友有些不悦的说:“我说胡夫,我们都多大了?你难道真的愿意跟这个鼻涕虫过这个刺激的夜晚?我怕一会儿我们的于兴节目会吓死他。”

胡夫也觉得十分别扭便对肯说道:“鼻涕虫,今天是属于男子汉的日子,胆小鬼还是不要出门的好,你还是回家吧。”

“可是,哥哥,我还没有拿到糖呢……”

“嗯……你就近走几家就回去,不过记得,这是我允许的,回去时糖果一人一半,否则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好……好吧……”天知道回家之后哥哥会不会抢自己的糖果,看来也只能在路上品尝几个了。

与哥哥分别之后,肯就独自走在镇上的街道,肯是那种经常被同龄人欺负的孩子,话不多,举止也特别腼腆,甚至没有勇气敲开邻居家的门。

在经过几次尝试之后,果真要到了一些糖果,不过数量并不多,因被人捷足先登了,要知道他为今天可是准备了一个大大的袋子,装满一年的糖果。

路即将到了尽头,肯看了一眼自己的袋子,可怜连袋底都没有填平,前面不远处还有一个房子亮着灯,夜色让他害怕,路上装扮过后的行人也让他往不好的方面联想,天也特别的冷,看情形要过这家就要打道回府了,一边走着,肯的脖子向衣服里缩了缩,小脸已经冻得通红。

>>

南瓜,到处都是南瓜灯,南瓜的口腔里点燃的是蜡烛,里面的烛火被被风拨乱着,南瓜头一个个漏出狰狞的笑意。

肯甚至打起了退堂鼓,要知道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能一把糖果就是他的整片天空,所以肯还是决定敲开这家的房门。

肯来到这家的门前,按了门铃,好半天都没有人出来,肯有些失望,看来这次浪费了自己的勇气,看着里面的火光,此时想想如果能回去舒舒服服躺在温暖的被窝里也不错。

肯在门前点着小脚,正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这扇门“吱呀”一声开了。

肯愣了一下,近乎忘掉了自己的那段台词。

门缝里探出的一个南瓜头,把肯吓了一跳。

“不……不给……糖果就捣蛋……”肯是知道的万圣节这天打扮成南瓜人再平常不过了,两只眼睛直直的瞧着这南瓜人。

南瓜人蹲下身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又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去,肯抑制不住竟然跟了进去,因为他无法抗拒屋内的那股热气。

南瓜人把肯拉到屋内,让他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端来了一杯热可可,肯喝了一口之后浑身上下缓和多了,但让他更意外的是,南瓜人竟然把一大堆糖果摆在了自己面前,肯一看这里的糖果应有尽有,有许多自己喜欢的口味。自己口袋里的那些和这相比简直一文不值,所谓的那些糖果,也只是大人买来一些便宜货应付孩子的,可这却不同,很多都非常昂贵。

“先生,先生,我真的可以拿走这些么?”

南瓜人点了点头,肯乐坏了,先拿出几个塞在了嘴里。

“简直是太好吃了,我妈妈都不曾给我买过这个吃的。先生,您可真是个大好人。”

肯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布袋去装,可是羞愧自己的布带实在是太大了,装到一半儿便停了下来。

南瓜人双手摊开,是在问他为何要停下。

“这些已经够多了,我自己都吃不完,如果还有别的孩子来,没有了糖果,先生一定会很尴尬的。”

南瓜人坐在肯的身边,他拿起肯的袋子,开始不住的向里面装起来。

“先生,您对我真是太好了。我会跟我妈妈说的,以后我可以常来这里么?或许我可以做一些小点心送给您吃。”说完肯打了个寒颤,这会儿身上的寒气还没有散尽。南瓜人伸出手准备去温暖一下肯,可是……那双手根本没起到什么作用。因为那根本就没有温度。

南瓜人送走了肯,临别时,他又在肯的衣袋里塞了些糖果。塞满的布带被肯背在身后,足有五六公斤重,暖和过来的身体也特别有干劲,就这样肯兴冲冲的准备回家。

然而……路上却碰见了自己的哥哥,哥哥虽然也得到不少糖果,但是与肯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更别提他手里的只是一些普通货色。

“呦呦!我的弟弟竟然这么能干,看来是我小看你了,来让我瞧瞧,这里面……”胡夫抢过袋子,把肯推在地上。

“珍馐美味,我有的都没吃过,这是我的了……”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什么了么?这糖我也有份,我也不会那么吝啬……”说完从自己口袋里掏出几个糖果丢在地上,不过最后胡夫连肯兜里的那几块也没有放过。

“呜呜……”肯就这样坐在地上哭泣也没有人理会他,现在他甚至都不想回到自己的家,因为那里有一个这么令人讨厌的哥哥。肯哭了好一阵子,不停的哽咽,身子又变得冷了……

南瓜先生,南瓜先生……许久过后,肯再次出现在了南瓜先生的家门口,他站了许久,不知道自己这次该不该麻烦人家,可是哭红的小脸被泪水浸湿过后,再被被风一刮,犹如刀绞。

谁知许久过后那门竟然自己开了,南瓜先生是听到了哭声。不知是为何竟能从那南瓜头上看出些许疑惑。

“呜呜……先生,先生对不起,我把你给我的糖果让哥哥抢走了……”

南瓜人急忙把肯拦在身边,关上了门,用他那白线手套轻轻的擦拭着他的小脸。

然而就这一幕却被远处的胡夫看见了,他早将自己的半袋糖果分给了自己那帮狐朋狗友,更好奇弟弟这个样子是怎么要来那么多的糖果,便跟了上来,果不其然,这个秘密还是被他给发现了。说不定自己又可以要到一大堆糖果了呢。

>>

屋内,南瓜人的这次招待有些不同,可能出于安慰,把肯带到了自家的二楼,这里竟是别有洞天,除了大堆的糖果之外还有一堆儿童玩具,有些更是超级限量版的东西,眼下肯丝毫没有被那些东西所打动,身上一直打着哆嗦,南瓜人指了指那些堆积如山的糖果,又给了肯一只袋子,把他拉到了床上,倒了一杯热可可之后,便坐在肯的旁边轻抚着他,温暖给肯带来了无尽的睡意……

门铃响了,南瓜人打开了门,站着的正是肯的哥哥胡夫,当然南瓜人怎会知道这一点呢?

“不给糖果就捣蛋!”说这话的同时,胡夫的脸上带着不善,那是有种不良少年故意做出来的痞气。

南瓜人似乎有些不悦,立刻把门关上,然而……门推了两次没有推上,一只棍子不知何时夹在了门上。

无奈南瓜人只好把门打开。

“我说先生,您既然都对那鼻涕虫如此的慷慨,为何对我这么吝啬呢?不给糖果就捣蛋,天气这么冷,您难道就让我在外面傻冻着么?我是不是可以跟我的弟弟一起走?”

南瓜人闪到一边,让胡夫进了来。

“屋子真大啊,这里还真不错,早怎么没听过这里有人在?对了先生,我的那个不懂事的弟弟在哪?有没有给您添什么麻烦?”

南瓜人指了指上面,告诉胡夫肯在二楼。

“好吧,那就让他在这待一会吧,我也很冷,在您的房间内暖和一下,还有今天是万圣节,先生你不会吝啬到不给我一些糖果吧?”

南瓜人让胡夫等在这里,胡夫就在房间内溜达,结果在电视机下面他看到了一部最新款的游戏机,这东西在同学之间犹如神器一般的存在着,胡夫看到这个立马就留下了口水,也没问过南瓜先生,直接打开游戏机准备玩上一玩,与之配套的则是一些新款游戏的碟片。

对于胡夫而言这些东西就是最有价值的宝藏,南瓜人回来只倒了杯热水,也拿了不少糖果,可是……那糖果照弟弟的那些差了不少,既然都拿了胡夫也不好开口,眼下则是在这里多玩儿一会儿游戏机,便也没顾得上。

“我说,先生,没想到你这里还有这款游戏机,抱歉,没经您同意我就玩上了,实在是太喜欢了。”说着胡夫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香烟,放在嘴上点了起来,这本不该是他这个年纪该做的。

壁炉边上的柴用光了,火焰也下降不少,胡夫吐了口眼圈说道:“先生,您应该再添些柴了,不然晚上会冷的睡不着觉的。用我帮你么?”说罢胡夫就把烟头丢在地板上踩了两脚。

南瓜人看罢,浑身一震,这细微的动作自然没有引起胡夫的注意。

“用我帮帮您么?先生?”胡夫这句话完全是出于客套,讨好南瓜人,事实上现在他完完全全投入那游戏之中,换做是自己的话根本不会去理任何一人。

南瓜人独自出了屋子,来到柴房,从它出现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他的行动在宁静的夜晚竟能听到一些异样的声音。

南瓜人突然在柴房门前摔倒,也不知是谁在这堆放的绳子,但是南瓜人他……

“噗通”一声过后,南瓜被摔得粉碎……南瓜人趴在地上许久未动……

等他站起来之后,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了,他的头上根本什么都没有,脖子之上竟然是一根熄灭的蜡烛,他动了……发出那吱吱呀呀的声音,这也就不难解释出他身上那种古怪的声音了……

然而这并没有完,这院落内到处布置的南瓜,这个无头人走到其中一个南瓜跟前,把它拿了起来,径直的安在了自己的头上。

两次转动后,跟以前无异,这时他拿起柴房的一柄利斧,接二连三的劈开几块原木,他立时被那锋利的斧刃所吸引,用它那白线手套轻抚刃口,很快,那一丝丝白线立刻崩开。然而这之后……那南瓜头开始不住的颤动,如果说它发不出声音,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它是在笑,发出歇斯底里的笑……

一楼客厅,胡夫双眼紧盯电视机屏幕,只知道后面南瓜人进来。

“呵呵,您忙完了,介不介意陪我一起玩一会儿?”话虽如此,但胡夫仍未瞧他一眼。

南瓜人放下劈好的柴,但是接下来……那柄利斧出现在了胡夫的背后。

一阵腥风过后……电视机被红色扑满,屋子里映着红色的荧光,利斧嵌在胡夫的脖颈之处,他的脖子一半儿被利斧切开,霎时间血流如注,而钉在他脖子上的那柄斧头,上面则是一只白线手套和一节木棍……

>>

南瓜人……那白线手套正是南瓜人留下的,似用力过猛,肢体不堪重负,折在那的,南瓜人用另一只手将那截断手藏在袖管儿之内。

他来到胡夫跟前,用一把匕首抛开他的腹部,竟然将里面的内脏和肠子一股脑儿塞进他那麻布片衣服里面,然而空间有限,草绳也松脱开来,在那躯干里面似乎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在那麻布片打开的一瞬间,竟然滚出来一颗颗红彤彤的血球,有足球那么大,乍一看去不是别的,正是一颗颗人的脑袋,被血水浸泡,已经分辨不出样貌,然而这怪物竟一颗颗将他们塞了回去……一边塞一边不住的颤抖,这我之前解释了,那就是他的笑,一种歇斯底里的惨笑。

肯不知不觉的睡醒了,面前正是那南瓜先生。

“先生,真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我不该睡在这里。”

“没事的,对了一会儿多拿些糖果回去。”说完南瓜人给肯穿上了鞋子。

“先生,您说话的声音有点像我的哥哥,他要是你就好了,我就不会再受欺负了……”

“会的,孩子,我想他还是你的好哥哥……”

“也许吧!”

“糖果我给你装进了袋子里,你哥哥他在楼下等你睡着了。”

“哦,他也来了么?”

“是的,不过千万别吵醒他喔!”

“为什么?我们不是应该一块儿回去吗?”南瓜人指了指肯装满糖果的袋子。

“哦,先生我明白了,谢谢你的提醒。”

“事先回去,把糖果藏好喔,想吃的时候偷偷拿出来吃,万圣节过后我这里也不会有糖果了……”

“先生,您真是个好人,可是我不知该如何称呼您?”

“就叫我南瓜先生好了,时间也晚了,你就早点回家吧,至于你哥哥,他说醒来一起跟我打会儿游戏……”

二人小心翼翼的经过一楼,沙发边上漏出一双脚,肯认得那是哥哥胡夫的鞋子,便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去。

就这样肯带着满满的糖果被南瓜先生送出了门。然而等肯走远,南瓜先生摘下了头顶的南瓜,里面赫然是哥哥胡夫的人头,不过在那上面看不出一丝表情,完全僵直的面孔令人胆寒……

肯就这么走了,没成想这是与哥哥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当第二天大伙都为这事心急如焚的时候,肯带着父母来到了南瓜先生的房子,但是……

这里一如以往,哪个以往?当然不是南瓜先生,而是那以前破败不堪,没人问津的空房子,最终……他们只是看到了在可能内,沙发上面的弹簧上发现了一些血迹……

那么胡夫呢?没人知道,也没有人再看到过他的出现。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