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太子奶自主重组进入两月倒计时方正集团潜成重组方

发布时间:2021-01-07 11:27:22 阅读: 来源:铁矿厂家

去年遭受资金链断裂风波的湖南太子奶集团生物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太子奶”)再次走到新的拐点。

10月21日,株洲市政府召开相关会议,就太子奶未来走向进行讨论。根据会议内容,未来两个月内太子奶必须完成自主重组,一旦自主重组不成,破产重组将是考虑的选项之一。

与此同时,太子奶的创始人李途纯力主自主重组,也在加紧联系投资者,希望通过引进资金换回对太子奶的运营主导权。最近的一个传闻是,李途纯的洽谈对象是从未涉足过乳业和饮料行业的方正集团。

不排除破产重组

在21日的会议上,株洲市政府决定进入两个月的自主重组倒计时。

2008年11月,由于财务危机,无法解套的李途纯不得不按照与摩根、英联、高盛外资投资者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太子奶61.6%股权转让给上述三方。后因三大投行无法兑现承诺的追加投资,李途纯的控股权失而复得,但他已经无权介入太子奶的日常运营,株洲市政府委托的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托管了公司,李途纯只负责对既有债务的清理。

今年1~9月,太子奶收入约5亿元,稳定恢复的态势已经显现。但是,由于太子奶的历史遗留问题,高科奶业的正常运营受到极大影响,甚至一度现金流出现问题。

根据此前的安排,高科奶业将租赁太子奶的经营性资产,由此形成的利润用来偿还太子奶的既有债务。但据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介绍,在实际运行中,高科奶业的现金流也被占用,直接影响了正常的生产经营。

太子奶公司债务达25亿元,债权人有7000多人,其中银行债务13亿元。“如果用现有的方式还债,至少要十年以上才能清偿。”文迪波担心,庞大的资产也会成为太子奶发展的负担。正是这两大包袱和由此带来的新的问题,使得同时是政府官员的文迪波大呼“我(高科奶业)走不了多远了”。

据文迪波介绍,太子奶的债权人数量之庞大令人侧目,并且,其资产均已经抵押或者重复抵押,无法分割出售或者出租,必须和所有债权人达成和解才能对资产进行处置,庞大的资产成为发展阻力。另外,目前采取的非公开清偿债务方式不具有透明性,债权人不知道偿债进度,容易引起恐慌。

因此,他认为“只能走司法重组的道路”,即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解决太子奶的债务和运营困境。

李途纯的“最后机会”?

对于破产重整的提议,李途纯自然极力反对,他一直主张自主重组,并在极力引入“外援”。

今年6月底,李途纯曾高调宣称,已找到合作方,“马上就可以拿出两三个亿出来”。但前提是他希望“让政府的钱拿走,让摩根、英联可以置换走”。同时,高科奶业和太子奶方面均证实,株洲市方面也开始接受李途纯要求回归的请求,但前提是他必须能够偿还当地政府投入的资金,不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并有完整的后续发展计划,处理好与外资方的关系。但最终,李途纯宣称的资金并未到位。

在李途纯四处寻找投资者的同时,株洲市政府和高科奶业也在与多方洽谈。此前,高科奶业放出消息,称将与雀巢进行相关合作,并暗示其可能成为太子奶的重组方,但这一消息随后被雀巢方面否认。

近日,再有消息称,太子奶正在计划引进方正集团。

“老李自己说,正在与方正集团洽谈,他们(方正集团)对投资太子奶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昨日,一位接近李途纯的人士向CBN说,方正集团是李途纯引荐过来的,也是与有关方面接触最早、谈得最久的潜在投资者,但这种洽谈目前仅停留在“谈”的层面,尚未签订任何约束性文件。

CBN记者从株洲市方面获悉,李途纯确实引荐过方正集团方面的相关人员与株洲市政府有关领导见面,双方也就太子奶的重组有过交流。

但从方正集团的业务范畴来看,它并无经营乳业或者饮料行业的经验,现有业务板块也与此毫无关联。因此,方正集团投资太子奶的目的令人费解。据接近李途纯的人士透露,双方的意愿都是由方正方面进行投资,李途纯主导太子奶的整个运营,至于股权比例,李途纯愿意让出控股权。

湖南省另一家乳业企业的高管则明确对此表示怀疑,“方正集团怎么可能来投资这个?(外界)要小心被忽悠。”

方正集团和李途纯均未评价此事。

事实上,这可能是李途纯重新掌控太子奶的最后机会,也可能是太子奶自主重组的最后机会。

南京华肤有哪些治疗湿疹的方法

上海保宫的人流的费用

上海不孕症哪家好—看不孕症就选不孕

上海不孕症哪个医院好点

上海治肾病哪家医院好

上海明珠医院中医主任讲解:子宫肌瘤的会存在哪些症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