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铁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伊朗核谈判牵动地缘政治博弈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14:55:59 阅读: 来源:铁矿厂家

伊朗核谈判牵动地缘政治博弈

随着伊朗核问题谈判3月底达成框架协议,6月底完成正式协议的期限临近,美国国内政治“府院之争”加剧,奥巴马政府与国会关系持续恶化,中东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等国持强烈的反对态度,美国中东政策面临新的挑战。伊朗内部也是矛盾重重,进退维谷。

六国(美、俄、中、德、法、英)加欧盟(6+1)2013年11月同伊朗在日内瓦就解决伊核问题达成临时协议。2014年7月20日因严重分歧谈判失败,再次就达成全面协议延长期限至今年3月底。

那么伊朗核问题此次协议涉及哪些方面内容呢?奥巴马政府对外界包括国会都“三缄其口”,不愿透露细节,担心影响谈判进程。据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分析,协议主要涉及限制伊朗铀浓缩离心机数量与美国暂时中止对伊朗制裁,同时需要触及核弹的引爆装置、高爆炸药、地下核试验、计算机模拟核试验、运载导弹、铀235金属棒等问题。实质就是要阻止伊朗获取核武器能力。

伊朗核问题历时60多载,一直悬而未决,近年出现转机却又一波三折,究竟为何?伊朗核问题涉及美国国内政治、中东地缘政治、石油供应和核不扩散,需要密切关注。

一、伊朗核问题究其根本是美国同伊朗关系,如何处理,在美国政府内部一直有不同意见。

伊朗核能力其实最早来自美国。上世纪50年代,伊朗巴列维王朝与美关系密切,自美引进核反应堆,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

伊朗革命建立伊斯兰政权后,伊美关系急转直下,伊转向俄罗斯帮助建设核电站。美根据其情报认定,伊建造核电站是假,秘密研发核武器是真,遂在双边并通过安理会采取经济、金融制裁等措施,近期还使用网络武器破坏伊核设施,力阻伊研发核武器,以消除对美及盟国的核威胁。直到2013年8月鲁哈尼就任伊总统,美伊关系才出现松动,“6+1”与伊核谈判随之出现转机,美欧暂停了对伊部分制裁。

美伊关系略有解冻并非偶然。2011年美认识到,伊拉克战后靠单纯打压伊朗难以为继,于是从2013年开始微调对伊朗政策。此后伊核谈判进入“新常态”,谈判难,不谈也难;谈成功难,谈判破裂也难。伊朗需要借助谈判摆脱国际制裁,而美中东外交一败涂地,也需要伊朗核谈判这个唯一的“亮点”来撑门面。美并无意以承认伊政体合法性为条件实现美伊关系转圜,也不打算因美伊核协议而全面调整与伊关系。在美伊谈判如火如荼的时候,美财政部2014年8月29日还宣布对伊25家企业、银行和个人实施制裁。

美国中东战略的核心是确保以色列安全、控制石油供应和遏制地区大国崛起。伊朗正是从这些战略源头上对美国构成挑战。这些年美将伊视为中东战略的最大障碍,一直欲除之而后快,其地区政策也是围绕“遏伊”和政权更迭来设计的。

美伊核谈判牵动各方神经,在美国内已引发激烈的“府院之争”。美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今年2月提出“2015年伊朗核协议审议法案”,要求奥巴马政府在达成协议60天内递交参院听证并投票表决。目前参院支持该提案的两党参议员已达64人,离推翻总统否决仅差3票,而白宫则威胁称,如果该议案“放到总统桌子上”,奥巴马将予否决。美政府自肯尼迪总统以来传统上一直把国际“军备控制”协定送国会审批,这事关国会的宪法权限。唯独奥巴马态度异常强硬。就美对伊朗制裁而言,国会是2010年立法通过的,奥巴马虽可以“临时”中止制裁措施,但要完全取消制裁还需国会立法决定,绕是绕不过去的。以现在奥巴马与国会“你一枪我一刀”的关系看,国会这一关并不好过。

二、伊朗核问题上美国面临中东盟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等敌视伊朗、反对美伊达成核问题协议的巨大挑战。

伊朗核问题若能和平解决将影响深远。加强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对美国维护超强核优势大有好处;美伊关系改善将使两国事实上合作打击“伊斯兰国组织”极端恐怖势力迈开步伐。

问题是,中东局势目前极其复杂,也十分混乱。用基辛格的话说,1919~1920年在中东建立起来的政治秩序正在崩溃。中东今天“阿拉伯之冬”造成社会秩序撕裂、政治权威崩溃局面,是美国无视中东历史和现实执意发动伊拉克战争、在中东推广美式民主等错误叠加之结果。2003年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打破了中东地缘政治平衡,伊朗就此坐大,以其为代表的什叶派与以沙特为代表的逊尼派尖锐对立,争夺地区主导权,并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利比亚、埃及等国造成内乱、派系内战。老百姓生灵涂炭。

去年以来国际油价大幅惨跌50%,而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顶住压力,咬牙坚持不减产,就有以低油价压垮伊朗政权的战略意图。如今,美进口沙特石油逐年下降,还要与沙特死敌伊朗达成核协议,并一起合作打击“伊斯兰国组织”恐怖势力,令沙特不寒而栗,担心其在海湾的领导地位不稳,更担心美国靠不住,自然极力反对。

以色列是美在中东的坚定盟友,美中东战略也始终围绕以色列的安全在运转。这次美伊接触并有可能就伊核问题达成妥协,使以色列感到美国对以安全保障不那么可靠,对美的不信任感增加。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几次三番强调,鲁哈尼是“披着羊皮的狼”,伊朗所谓用于和平目的的核计划,只是伊朗争取时间之策略,一再提醒美国不要放松对伊经济制裁。不久前,内塔尼亚胡总理访美时,不顾白宫反对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直接批评奥巴马政府的对伊政策。原因正在于此。长期以来,以色列对伊朗获取核武能力时间表的评估,其严重和紧迫程度一直高于美国情报部门,而且以色列还有军事打击伊朗核设施的计划。伊朗获取核武器能力对以色列是“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以决不会坐视不理,其反对立场是意料之中的事。

三、伊朗内部派别斗争剧烈、经济困难严重、面临重重矛盾,尽管鲁哈尼总统有妥协的愿望,也想借此改善伊朗的经济困境,但伊朗对与美国达成协议两面受夹、进退两难。

在国际制裁压力下,伊朗石油和外汇收入大幅减少,自去年夏天以来油价剧跌,伊朗GDP更是急速缩水。据官方统计,伊朗青年(15到24岁)失业率高达26%,通货膨胀虽从2013年鲁哈尼执政时的40%下降到今年的16%,但如核谈判失败,国际制裁继续,很快就会反弹,给伊朗经济“雪上加霜”,甚至再次引发社会动荡。伊朗如能摆脱制裁,其国际上受孤立和经济下滑的困境自然会有较大改善,同西方大国关系也会缓解。这正是近两年伊朗下决心与美双边和通过6+1谈判推动核问题解决的动力所在。

从伊朗国内看,主张研发核武器作为对付美西方杀手锏、反对与美达成核协议的强硬派对鲁哈尼谈判立场仍有不小影响,不可小觑。鲁哈尼是实用主义政治家,早年参加伊斯兰革命,与最高领袖和强硬派关系密切。当政后政策目标是改善经济和民生,这是其寻求解除制裁的主因。但是鲁哈尼与奥巴马一样面临国内掣肘,回旋空间有限。毋庸置疑,鲁哈尼上台后伊朗改革派影响力确有所上升,但保守派势力依然强大,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一直是伊朗大政方针的掌控者。

外部因素中,2014年以来俄罗斯因乌克兰危机与美欧陷入“新冷战”,其外交走向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也可能影响伊核问题谈判进程。可以说,美伊核谈判到了最后关头如“高空走钢丝”、“火中取栗”,在大国和地缘政治的博弈夹缝中寻求些许突破和妥协,其困难可想而知。

而且,还有一个技术障碍需要克服。那就是要在伊核技术和核设施是和平利用核能,还是研发核武器之间划一道清晰的界限,并能有效进行监督,这连国际原子能机构都难以做到。所以要双方都对将可能达成的协议感到满意、心里踏实,需要艰苦的讨价还价,将十分困难。

如何利用有限的时间如期达成各方均能接受的框架协议将考验大国的智慧。

对美国来说,伊朗核谈判涉及美中东战略、对伊朗政策调整和反恐力量的配置。就伊朗而言,核谈判是“不得已而为之”,为应对西方高压和制裁的一步“缓棋”。双方都不可能放开手脚。同时,奥巴马“跛脚鸭”已成定局,俄与美欧关系紧张上升,中东局势继续动荡。虽然,伊核谈判有一定基础,再次陷入僵局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山东氨基磺酸钴

陕西水网

辽宁司控道岔装置

浙江尼龙棒材

相关阅读